新太阳集团app

恶犬无情伤两家 援助有义两相和(图)

  运城市盐湖区东郭镇某居民组的霍家和顾家关系一直不错。霍家7岁的霍某和顾家15岁的顾某经常在一起玩耍。2012年7月26日,两个孩子正在顾家玩耍,突然顾家饲养的家犬兽性发作,将7岁的霍某脸部严重咬伤。事发后,顾某74岁的奶奶王某连忙通知霍某的爷爷。霍某爷爷迅速骑着摩托车带孩子到运城市急救中心。霍某脸部伤情严重,住院治疗34天,共花去医药费、伙食费、营养费等近3万元。为确保康复,霍某出院后仍然需要定期去医院复查换药。后经盐湖区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霍某为八级伤残。

  近3万元的医疗花费,加上孩子的伤残鉴定、后续治疗等费用,像山一样压在了本就贫困的霍家人身上。霍某不到一岁时,父母就离了婚,他一直跟随爸爸生活。但其父近年来在外地打工,他和爷爷相依为命,生活十分清贫。事发后,王某在支付了1.5万元医疗费后,再没有向霍家赔偿任何费用。霍家先后多次找到王某索要赔偿,均无果。

  无奈之下,霍某的父亲和爷爷于今年1月8日将王某告上法庭。因为无钱聘请律师,霍家来到盐湖区法律援助中心寻求帮助。援助中心主任郭继红亲自接待了父子俩,经过调查了解,接受了他们的援助申请,决定提供法律援助。

  5月14日,就在郭继红整理案件相关材料时,被告王某和女儿一起拿着村委会出具的贫困证明和司法所的证明也来到了盐湖区法律援助中心寻求援助。

  王某已经74岁,丧失劳动能力,老伴也已去世,儿子是残疾人、儿媳是智障,一家人仅靠政府的低保维持生活。王某的家犬咬伤霍某后,王某并不是不想赔偿,无奈家徒四壁,在东拼西借赔偿霍某1.5万元的医疗费后,已经身无分文。现在霍某起诉至法院,要求12万余元的赔偿,对王某来说,无异于一个“天文数字”!

  看着王某憔悴的脸庞和满头的白发,听着王某诉说着自己的无奈和悔恨,郭继红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按照法律援助条例规定,法律援助中心不能同时为原、被告双方提供援助。援助中心已经决定了为原告提供法律援助,依规定不能再为被告提供援助。“一定要让所有应该得到法律援助的人都得到援助”,这是郭继红一直秉持的原则。但今天,郭继红犯难了,原、被告双方都迫切地需要援助,都提出了申请,怎么办?

  郭继红来到办公桌前,再次对案件进行细细的审视和思考。从案件的事实上看,这个案件没有争议,事实清楚,责任明确,也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从法律上来讲,王某应当对霍某进行赔偿。但就王某的家庭情况来看,12万余元的赔偿款,王某肯定是拿不出来的。从客观实际分析,霍某是否真正能得到赔偿款,也是一个未知数。“让受援人的利益真正得到保护”,这也是郭继红一直以来所坚持的。法律的胜诉并不是真正的赢,只有受援人的利益真正得到实现,才是法律援助的真正目的。

  郭继红的脑海不断浮现着霍某稚嫩的脸庞、霍家父子求助的眼神、王某无奈的神情,怎么办?还有两天就是开庭审理的日子了,郭继红决定利用这两天的时间对原、被告双方进行调解。

  5月15日,为了方便双方当事人就近调解,考虑到王某和霍某去援助中心不方便,郭继红决定约好双方当事人,到就近的东郭镇镇政府司法所,一起对此案进行调解。

  调解中,霍家父子仍坚持要求赔偿医药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费、伤残赔偿金、后续治疗费等共计人民币12万余元。王某则直言生活困难,无力赔偿。

  为了切实维护受援人的利益,郭继红结合王某家的实际情况,同司法所工作人员一起对霍家父子反复劝解,耐心开导,最终霍家父子经充分考虑后答应减少索赔数额,王某也承诺给霍某及其家人道歉,并答应克服千难万难,让子女凑,向邻居借,给霍家凑够赔偿款。

  在郭继红的坚持和不懈努力下,双方达成调解,王某除去已赔偿的1.5万元医疗费外,再一次性赔偿霍某各项损失3万元。5月16日,王某亲手将东拼西借来的3万元赔偿款给了霍家;霍家在5月17日到法院办理了撤诉手续,此案就此了结,双方握手言和。

  就这样,两家最终在开庭前一天达成和解。双方受援人都得到了法律援助,合法利益也得到了真正的实现和保护。

上一篇:尽信攻略不如无攻略(图)

下一篇:没有了